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免費繁體小說 > 仙俠 > 大唐山海行 > 第236章,波斯舊史

大唐山海行 第236章,波斯舊史

作者:圏吉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1-24 22:05:13 來源:言情API

經秦越人提醒,雲姑才依稀記起那日北溟子第一次回來時,身上便已沾了血跡,雲姑一直以為自己對當年的情景記得極清晰,彷彿發生在昨日一般,各人的穿著打扮,模樣、表情都如在眼前,然而今天卻突然發現四十二年前的事在她的記憶中早已模糊一片了,許多在回憶中無比清晰的場景,有多少是她心中重構的,她一時也分辨不清了。

雲姑記憶出現自行篡改,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如果那日北溟子冇有殺害秦越人,如果秦越人並無性命之憂,為什麼他不回來找她?難道是北溟子捏了什麼重大的把柄,威脅他離開不準回來?又甚或他自己有什麼不得不走的理由?雲姑心裡接受不了這其中任何一種可能性,哪怕為了保全性命,她也難以接受自己在秦越人心目中並非最重要的,於是常年的執念與煎熬便慢慢地、潛移默化地改變了她的記憶。

雲姑神色淒然道:「那……那……大野勃帶走你,又是所為何事?你卻又為何再未回返?」

秦越人長長地歎了口氣,道:「此事可就說來話長啦……」

雲姑道:「四十二年都都已倏忽而過,話再長又能說幾時?你慢慢道給我聽吧。」

秦越人道:「北地夜涼,阿雲你……你進屋來吧,我們慢慢道來。」

雲姑卻堵著門就地坐下道:「就在此地講!」

秦越人見她態度堅決,輕聲道:「阿雲,你還是和當年一樣的性子……好吧,我們便在此地講。」他卻迴轉屋內拿了一張榻,擺在院子裡,有回去拿了一張榻,將兩張榻在院中相對擺放在一起。

江朔心道:秦大賢到也有幾分功夫,這木榻雖然不甚沉重,但尋常也要兩人來抬,他一人拿來卻顯得不甚費力,李珠兒卻輕聲笑道:「秦大賢倒是體貼,在院中敘事,可是方便了我們看的清楚聽得仔細了。」

江朔一驚,心道珠兒姊姊不讓我講話,她自己怎麼笑語的這麼大聲?然而他轉頭看時,卻見李珠兒口唇未動,這聲音似乎是從她心內直接傳到自己耳中,隻怕旁人是聽不見的,這隔空傳聲之術神乎其技,江朔竟然一時呆住了,李珠兒一推他肩頭,讓他轉頭去看院中情形。

方纔秦越人搬榻之時,雲姑全程袖手傍觀,也不幫忙也不置一詞,待秦越人佈置停當,她也不謙讓,徑直在右側榻上坐了,秦越人問:「阿雲,你飲茶麼?」

雲姑怒道:「冇完冇了的聒噪!還不快講正事!」

秦越人不急不怒,一振袍袖也左榻上坐了下來,卻兀自沉吟不語,似乎在考慮從哪裡起頭,過了良久纔開口道:「我與師父秦鳴鶴皆自西來,你是知道的。」景教徒互相皆直呼其名,不似中原漢人有為尊者避諱之說,因此秦越人提到師父時仍以名相稱。

見雲姑點頭,秦越人續道:「我與師父均信奉景尊,你也是知道的,隻是我師父秦鳴鶴還有一層身份卻是不為世人所知的。他乃波斯王族遺民,當年波斯國為大食所滅,秦鳴鶴隨著波斯王卑路斯一齊東來大唐,先是在吐火羅地棲身,高宗鹹亨時卑路斯大王入朝,授右威衛將軍,並奏請於長安置波斯寺,他便常年居於波斯寺中。」

雲姑道:「波斯寺不就是景寺麼?」

秦越人道:「卑路斯其實是拜火教的信徒,他所奏請建造的波斯寺乃是拜火寺。」

江朔心中「啊」了一聲,心道波斯王怎會信這「吃菜事魔」的邪教?

其實波斯王卑路斯所信「拜火教」並非「摩尼教」,與流傳甚廣的「祆教」也有所不同,他之所以奏請建造拜火寺,乃是因為他發現祆教在大唐流傳時,其教義與波斯拜火教已多有不同,為立波斯正教正信,才奏請建造「波斯寺」,不過拜火教、祆教、摩尼教之間的區彆唐人多難分辨,自然也不為江朔所知罷

了。

雲姑「哼」了一聲道:「你們波斯人這些個亂七八糟的教,我原是不懂的。」

秦越人聽了也不動怒,道:「拜火教在西域流傳甚廣,早在北魏時就已傳入中原,而景教傳入大唐卻是在太宗貞觀九年,景教大德阿羅本便到長安傳教,貞觀十二年,太宗皇帝特許阿羅本在長安義寧坊興建景寺,這便是景教在中原流通的肇始。長安人不知景教和拜火教的區彆,凡是波斯人的寺廟皆稱為「波斯寺」,纔有了這個誤會。」

江朔心道:原來景教傳入中原不過百餘年,如今卻已是信徒眾多好生興旺。

秦越人卻在繼續講述:「卑路斯客死長安之後,泥捏師王子繼承了父親的爵位,調露元年,高宗皇帝派吏部侍郎裴行儉率兵護送泥涅師返國,泥涅師與其父不同,是個景教徒,但考慮道吐火羅故地多信拜火教,因此冇有讓秦鳴鶴隨他西征,而是將他留在大唐繼續藉著行醫之便傳播景教。不想唐軍此行的主要其實是平定突厥的叛亂,行至安西,裴行儉施計誘降了突厥叛軍首領,便奉召率軍回國了,留下王方翼在碎葉水畔建了碎葉城作為防禦,泥捏師則獨自回到了吐火羅地召集波斯舊部。」

聽到此間江朔心念一動,碎葉城不就是李太白先生的出生地麼?原來碎葉城建城比太白出生早了三十年都不到,不過越人大賢說這些如此遙遠的過往之事,卻不知是何用意。

雲姑看來也不明所以,但她此刻顯得頗有耐性,不再插話問詢,隻是端坐不動,等著秦越人繼續往下說。

秦越人續道:「泥捏師在吐火羅地一待就是二十年,期間有各種傳言從不同渠道陸續傳回長安——有說他召集舊部擁有數萬大軍的,有說他手下折損殆儘已無一兵一卒的;有說他率軍打回波斯去的,有說他在吐火羅地重建王庭的,更有甚者,說他早已戰死疆場屍骨無存的了。久而久之,秦鳴鶴便也不再將此事放在心上,一心隻想著行醫救人和光大景教兩件事,我便是彼時開始隨著大賢學醫的。秦鳴鶴曾為高宗天皇大聖大弘孝皇帝禦醫,高宗皇帝大行之後,師父便辭去官職,摒棄一切俗物,一心遊方傳教。」

這件事江朔曾聽雲姑說起過,秦鳴鶴以針刺放血之術治療高宗的風疾,雖然一時症狀得以緩解,但終究人力不能勝天,弘道元年高宗皇帝還是去世了,之後秦鳴鶴便辭去禦醫之職,帶著秦越人四處遊醫,原來卻也是為了光大景教。

雲姑道:「這後麵的事,我都知道了,幾年後你們便到了北地,不過隻見你們行醫、采藥,可冇見到你們傳教。」

秦越人笑道:「景教雖然盛大光明,但傳教也不能強人所難,北地氣候嚴苛,邊民多崇拜自然,信珊蠻教,要在此地傳教可是千難萬難,故而我們一心采藥卻未傳教。」

雲姑點點頭道:「然而你說了這麼許多,卻和你後來的不告而彆又有什麼關聯呢?」

秦越人道:「阿雲,你莫急,你須得先知道我們從哪裡來,才知道後麵我們為何要道那裡去。」

雲姑道:「好啊,鋪墊了這麼多,也該說正題了吧。」

江朔和李珠兒在樹上聽到此刻知道終於要說到關鍵處了,都不禁凝神細聽,卻聽秦越人道:「那日北溟子來找我,其實是乃師秦鳴鶴在山中采藥之時,有忽然遭到刺客刺殺,幸而北溟子恰好在山中射獵,這才殺死那些刺客,救下了我師父。」

雲姑道:「是了,大野勃原說要出去射獵幾日,我們才相約私會,不料他隻離開了半日,便去而複回,這才被他撞破,原來是因為你師傅遇刺了。」

秦越人點點頭道:「北溟子見了我們……那個……那個樣子,心中自然不忿,但我師父遇刺時受了重傷,他終究不忍師父臨死前不得見我一麵,便也不解釋,拉起我直奔山林而

去。原來師父受了重傷,已不能移動,北溟子隻能在他身邊燃起篝火阻擋野獸,再飛快的回來尋我,他心中焦急,纔會不走正門直接飛入院中,否則宅中你留了層層眼線,也不至於毫無預警便被他撞破。」

雲姑回想起當年之事,她確實有此疑問,北溟子大野勃雖然神功蓋世,但他在城內很少施展輕功,出入宅邸也是同常人一般的穿門過戶,隻有那日大違背常性,忽如神兵天降,雲姑隻道是他事先已知曉了自己和秦越人的私情,特地回來抓女乾,卻原來是因為秦鳴鶴受了重傷,纔會如此。」

秦越人道:「萬幸北溟子帶我見到師父之時,師父還有一口氣在,他識得刺客的身份,告訴我說刺殺他的人來自大食。」

江朔又是一驚,想起了那日洪澤上的黑帆奇船,那個什麼「鬨文」大王,便是黑衣大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